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  2020-06-18 点击量: 871 点赞829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美国国安局承包公司前雇员史诺登所引发的美国、厄瓜多、中国与俄罗斯与等多国关係紧张的「史诺登风暴」,再次将「全球最大爆料者」维基解密创办人 Julian Assange 推上檯面。

维基解密自 2006 年成立以来,因为接连发布秘密的美国外交电报,Julian Assange 即成了美国政府的眼中钉,甚至,于 2010 年 11 月,在美国施压下,国际刑警组织以 Julian Assange 涉嫌性犯罪为理由,对他发出国际逮补令;从此,再不见 Julian Assange 公开露面,他的所有发言,据传全是从提供他政治庇护,位于英国的厄瓜多大使馆以书面文件发出。

很难得的是,就在 Julian Assange 遭通缉前,他曾于 2010 年 7 月应 TED 之邀,参与当年度的 TED Global 大会,这几乎是他最后一次的公开露面;而当时,TED 为了保护 Julian Assange,也罕见的并未事前公布这场 TED 演说主讲人,所有观众都是在 Julian Assange 走进会场时,才知道当天的神秘佳宾是谁。

以下是 Julian Assange 与主持人的访谈摘要,从中可看到 Julian Assange 的核心价值与思路历程:

主持人:欢迎你来。根据报导,你所创办的 WikiLeaks,在过去几年间所解密的文件,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媒体解密的总和还要多,这是真的吗?

Julian Assange:是啊,世界上其他媒体们表现的如此之差,我们这一小群行动派,竟然可以将大量的资讯解密,数量远胜过世界上其他的媒体总和。

主持人:「维基解密」究竟是如何运作?爆料者怎幺向你们提供文件?你们又如何保护他们的隐私?

Julian Assange:他们是典型的吹哨人。我们有几种方法,让他们把资料交给我们。例如,用最先进的加密软体,让资料在网路上转来转去,掩盖足迹,并且转到瑞典、比利时的法律管辖之下,接受这些政府的合法保护。

我们也会从一般的实体邮件接获情报,经过仔细检查和格式化之后,再对外公开,接着,就是要做好準备,面对必然会来的法律和政治施压。

我们几乎不知道这些人是谁,就算在过程当中,发现他们的真实身分,也会尽快销毁跟对方身分有关的线索。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主持人:你的哲学究竟为何?为什幺要鼓励洩漏秘密情报?

Julian Assange:这问题就跟什幺样的情报对世界有益一样。什幺样的情报可以造成改变?有很多的情报、很多这样的组织,愿意耗费鉅资隐藏这些情报,这才是真正的迹象。只要资讯可以流出,就可能产生正面的影响。因为最了解这些情报的组织,它们可是彻头彻尾了解这些资讯,却决定要花精力隐藏这些情报,这才是我们在实务中遇到的状况,应该这幺说,凡是会让组织单位花很多钱去掩盖的情报,就是一种很好的指标:这些情报一旦被公开,就有机会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。

主持人:但这还是有风险的,不管是对相关的个体,或是整个社会而言。情报的洩漏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Julian Assange:至少我们所解密的部分看不出来。我们有一个伤害免疫政策,我们处理情报是有準则的;一些与个人隐私相关,像是医师拥有你的病例,这是真正的秘密,但与公众利益有关的,就应该让所有人知道。一般而言,我们所面对的洩密者,通常都有很强烈的动机。

主持人:他们是有很强烈的动机。但举例来说,如果有某对父母,儿子正在美军服役,而他说,你洩漏出来的秘密是应该继续保密的,因为美国士兵哈哈大笑,嘲笑死者,这会展露出很糟糕的印象,让全世界数百万人看到美军毫无人性,事实上他们不是,我儿子不是。你怎能这幺做?你会怎幺回应?

Julian Assange:是的,我们通常会收到很多这样的反应。但请不要忘记,巴格达的居民、伊拉克的居民、阿富汗的居民…他们不需要看这些影片才知道。他们每天睁开眼睛就会看到,这一点也不会改变他们的意见或看法,这是他们每日所见所闻。我们真正希望被改变的,是那些缴税支撑这一切的人们的看法,这是我们的希望。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主持人:所以你们的工作是,希望将光明照耀到公司和政府的黑暗秘密之中。光明是好事,但你不会觉得有些讽刺吗?为了要照亮这黑暗,你们却必需要极度保密你们的消息来源。

Julian Assange: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。我们目前还没有维基密其他线人的状况,目前还没发生过这类情形。如果真有这幺一天,我们的确会很为难。但至少,我们目前的运作模式,让人们觉得道德上受到吸引,来继续我们的任务,而不是搞砸它。

主持人:我很想知道,就我们所知…我很好奇 TED 听众的看法,可能不只一种看法,对维基解密或是对 Julian 都一样。认为他是英雄,人民的英雄,带来重要的光明;或者是危险的麻烦製造者。哪些人认为他是英雄?哪些人认为他是惹麻烦的人?

Julian Assange: 喔,拜託,一定不只这些的。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主持人: 这群人很软弱,Julian,他们很软弱的。我们得要更努力才行,拿另外一个例子出来。这里是你们还没揭露的某个秘密,但我想,这应该会在 TED 第一次揭露。这是刚发生的一个特殊的事件,对吧?这是什幺?

Julian Assange:这是我们所做的一个例子,几乎每天都会遇到。去年稍晚,大约十一月的时候,有一连串的油井爆炸,发生在阿尔巴尼亚,就像是墨西哥湾的油井爆炸一样,但规模稍稍小一点。我们收到一份报告,一份对于发生事件的工程分析。内容分析指出,从其他敌对的石油公司派出的保安,把卡车停在那边并且引爆,而且阿尔巴尼亚政府也有涉入等等。而这份工程分析,上面没有任何的稿头和标题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份格外难处理的文件。

我们难以调查确认,因为我们无法查证作者和文章主题,所以我们不禁有些怀疑,也许这是竞争对手捏造的谣言。为了避免这样,我们公布了部分资料,然后这星期,我们收到了一封信件,也就是撰写那份报告的公司,想要询问洩密者是谁?我们就说,可以告诉我们更多细节吗?你说的是哪一份文件呢?可以让我们知道你的合法所有权吗?你真的是所有人吗?所以他们寄了这张图给我们,包含作者的资料,就在微软的 WORD 包含的 ID 里面。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,这也是我们其中一种作法,靠这样来查证文件来源,让所有权人写信给我们。

主持人:你曾经获得过某些来自于英国石油内部的情报吗?

Julian Assange:我们的确获得过不少,但目前,我们正很努力募款和修改系统。我们的出版速度,在过去几个月中被缩减到最低。我们一方面重新设计后台系统,因为我们获得众多的关切,这是个问题。就像是任何成长中的新创团体一样,我们受到很大的压力,因为我们成长的太快,因为这表示我们获得非常大量的爆料,来自于内线的洩密,往往层级非常高,但我们却没有足够的人力,去处理和调查这些情报。

主持人:而这就是关键的瓶颈。自愿的记者群和领薪水的记者们。

Julian Assange:没错,还有足堪信任的伙伴们。我们这样的组织很难快速扩张,因为我们所处理的文件。我们得要重组,为了让工作人员可以处理最高等级的国安机密,然后再来是低安全等级的情报。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主持人:帮我们了解你是什幺样的人吧!你怎幺会踏入这一行?我想我有读到过,你孩提时去过三十七个不同的学校,这是真的吗?

Julian Assange:事实上我父母在电影业工作,然后我们又必须躲避邪教,两个加起来之后就…

主持人: 心理学家一定会这幺想,这可是偏执狂的好原因。

Julian Assange:你是指电影产业吗?

主持人:我的意思是…你早年也是个骇客,很早就开始和当局对抗。

Julian Assange:事实上我是个记者。我很年轻就是个记者中的激进派,我创办了一本杂誌,在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就因它而被起诉。你得要小心使用骇客这个词,骇客的方法可以应用在不同的地方。很遗憾的,目前多半都是俄罗斯黑帮在用,用来偷盗你外婆帐户里面的钱。所以这个名词跟以前的用法不一样了。

Assange 创立维基解密,确实和他的父母与求学经历有关。他出身反叛家庭,他的父母是在反越战示威活动中结识,他十几岁时,母亲曾骑马冲进市政厅,抗议政府关闭骑马道。Assange 的父母离异后,母亲再嫁给一位据称与邪教的新潮生活组织有关联的音乐家,两人有一个儿子。

1982 年,母亲再次离异,并与 Assange 的第二位继父在两人的儿子、Assange 同母异父弟弟的抚养权上产生纠纷。他的母亲便带着他与他的弟弟开始了长达五年的逃离生活。在 Assange14 岁时,他就已搬了无数次家。他所就读的学校不计其数,接受的教育断断续续,经常在家自学,也参加函授班以及跟随一些大学教授进行非正式的学习。

公开情资,才能带来正面的改变

主持人: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的价值观是什幺?也许你人生中的某个瞬间,决定了这些价值观?

Julian Assange:我不太确定是哪一个瞬间,但我的价值观是:「有能力又宽宏大量的人,不会製造受害者,反而会照顾受害者」。这是我父亲跟我说的,这也是我从我人生中那些拥有能力者身上所学到的。

主持人:能否再说的更多些?

Julian Assange:我是个战斗派的人,所以我不太擅长照顾这方面。但某些方法,有别的方法照顾受害者,也就是管制、监督那些猎食者、那些犯罪者。我有这样的想法,一直在我心中,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了。

主持人:最后一个问题。当你思索未来的时候,你认为这会如何演变?老大哥更严格的控制更多秘密,或是我们反过来监督老大哥?或是两边都变得更不同?

Julian Assange:我不确定会往哪个方向走。我的意思是,要通过言论自由立法,以及全世界都通过透明法案,有很大的压力。包含欧盟内部,以及中国和美国,很难看出来会往哪边走,但也正因此变得更有趣。因为只需一点点努力,我们就可以把天平推向另外一边。

撰稿:Amber 图片来源:维基共享资源/英国每日邮报

相关推荐

精彩文章